Languag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题报道

专题报道

“创业十条”激活创业光谷

 “创业十条”激活创业光谷

——《东湖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关于建设创业光谷的若干意见》解读

  阅读提示
  硅谷成为全球创新中心,关键在创业。通过创业,硅谷孕育了大批高科技公司,催生了一轮又一轮产业和技术革命。而被称为“创业国度”的以色列,同样拥有非常活跃的创业和创新力量,推动了以色列在世界高科技研发领域的领导地位。
  光谷20多年的发展史,也是一段轰轰烈烈的创新创业史。这里创办了我国第一个孵化器,凯迪电力、人福科技、凡谷电子等一大批知名企业,从孵化器走向全国甚至全球。
  近年,随着“黄金十条”和“青桐计划”等一系列新政的实施,新一轮的创业热情正在被点燃。光谷步行街、软件园、生物城、金融港、未来科技城、大学科技园等每一栋大楼前,稚嫩的创业面孔随处可见。
  数据显示,硅谷平均每年新创企业1.3万至1.5万家。去年,中关村新注册科技型企业6000多家。而在创新创业最前沿的深圳,已有125万家市场主体,平均每8个人就有一个开公司。至2020年,光谷常住人口将达150万,如参照深圳标准,可容纳市场主体18.7万家,这对尚不到3万家企业的光谷而言,空间巨大。
  昨日,武汉东湖高新区就此出台“创业十条”,力度之大再次走在全国前列。
  1、建立电子营业执照制度,开展企业网上登记注册,实行企业登记注册网上申报、受理、审查、发照和存档。新创企业经营范围由登记事项改为备案事项。设立大学生创业服务窗口。小微企业可按季度申报纳税。
  解读:按现行工商登记注册制度,企业需多次往返办理相关手续。实行网上注册、建立电子营业执照制度后,注册公司将更为便捷。该政策预计明年6月正式启用。深圳已于今年实行网上登记注册。
  2、支持“孵化+创投”、互联网在线创业服务平台等创新型孵化器建设。经认定的创新型孵化器,自认定之日起连续三年给予50%的房租补贴,单个孵化器补贴面积不超过1000平方米。鼓励高校建设“校园创业实验室”,符合条件的纳入东湖示范区孵化器支持范围。支持孵化器完善网络宽带设施,对孵化器投资建设、供在孵企业使用、带宽达到100M以上的,按照其年宽带资费的50%标准给予补贴。
  解读:新型孵化器主要面向早期项目和新创办企业,提供资金、创业导师、培训等专业高附加值服务,如美国的YC,国内车库咖啡、创业咖啡等。场租、活动是这些孵化器的主要支出,他们现为初创企业提供的公用网络多为10M带宽,带宽资源普遍不足。
  3、支持社会机构开展创业路演、创业大赛、创业论坛等各类创业活动,按照其举办各类创业活动实际支出的20%给予后补助,单个机构每年支持金额最高不超过50万元。
  解读:创业活动有利于挖掘并推广创业潜力股。眼下青桐汇、黑马大赛等已成为热门创业活动,光谷几乎“天天有咖啡、周周有路演、月月青桐汇”。此前,中关村已出台政策,对各类重大创业服务活动给予补贴。
  4、支持高校院所在校大学生开展创业实践,在“3551光谷人才计划”创业人才类企业或孵化器在孵科技型企业实习实训4个月以上的,按照企业支付大学生工资待遇的50%,给予企业每学生最高1000元/月的实践补贴,每学生年补贴总额不超过6000元,单个企业补贴人数不超过3人。每年补贴总人数不超过1000人。
  解读:大学生在校以理论学习为主,社会实践、实习机会有限,创业限于“纸上谈兵”。美国麻省理工大学实行本科生研究机制方案、独立活动期、工程实习项目等;德国亦出台“EXIST计划”,支持大学生创业早期阶段的业务构想。香港、上海等地,均对大学生实训、实习给予了支持。
  5、鼓励高校应用科技类科研人员及青年教师开展科技创业或到东湖示范区内企业进行有利于本职工作的兼职活动,所得收入归个人所有。鼓励高校将从事科技创业、兼职活动所取得的业绩作为职称推荐、岗位聘用、绩效考核的重要依据。对做出突出贡献的个人,东湖示范区授予“光谷创业学者”荣誉称号。
  解读:在许多发达国家,知名高校多与企业建立有长期合作关系,最典型的就是美国斯坦福大学与硅谷。麻省理工学院也有“五分之一原则”,即教授一周内可有1天时间用来咨询或到企业兼职挣钱。德国也普遍鼓励高校教师、特别是理工科教授到企业兼职,使教授可随时掌握技术和市场需求最新动向,增强科研、教学的实用性。
  6、支持高校设立市场导向、机制完善、运行高效的技术转移转化机构,最高给予30万元的一次性奖励。对促成高校持有的科技成果,以转让、许可、作价入股等方式开展转移转化的高校技术转移转化机构,按照成交金额的5%给予奖励,单个机构奖励额度不超过100万元。
  解读:科技成果转化是一个复杂专业的过程,需要既懂市场又懂技术的专业人员长期跟踪。国外科技成果转化,中介机构从业人员多是有商务经验、科研背景的优秀人才,斯坦福大学专利办公室(OTL)已成为全球知名的技术转移机构。本条旨在鼓励高校建立专业、高效的科技成果转移转化机构。
  7、支持东湖示范区领军企业设立孵化服务平台,参与建设和有机融入创业生态。对领军企业设立的内部创业基金,东湖示范区最高可按50%的比例进行参股,单个企业出资额度不超过2000万元。
  解读:国内外知名大企业如谷歌、华为、海尔、联想等,均对内部员工创业给予支持。华为规定在公司工作满2年以上的员工,可申请离职创业,成为华为代理商,半年之内创业失败可重回公司工作。由于大企业员工积累工作经验丰富,出来创业成功率更高,中关村大企业员工创业已占整个人才的半壁江山。本政策旨在鼓励有实力、有意愿的大企业拿出资源,支持内部员工创业,实现共赢。
  8、推动天使投资与创业孵化紧密结合,对孵化器设立天使投资基金的,东湖示范区最高可按50%的比例进行参股,单个孵化器出资额度不超过2000万元。对东湖示范区内有限合伙制创业投资企业法人合伙人投资未上市中小高新技术企业2年以上的,可在有限合伙制创业投资企业持有未上市中小高新技术企业股权满2 年的当年,按照该法人合伙人对该未上市中小高新技术企业投资额的70%,抵扣该法人合伙人从该有限合伙制创业投资企业分得的应纳税所得额,当年不足抵扣的,可以在以后纳税年度结转抵扣。
  解读:美国为激励天使投资,1978年改进税制,把长期资本收益税的最高税率从49.5%降到28%,1981年进一步降至20%,部分州出台了专门的税收抵免政策,如明尼苏达州对天使投资给予最高25%的税收抵免。以色列“天使法”则对投资以色列高科技私营企业的投资者,给予投资额税前抵扣。
  有限合伙是美英等发达国家创投企业普遍采用的组织形式,也越来越多地被国内创投企业采用。但我国现行关于创投企业的税收优惠政策,并不适用于有限合伙制创业投资企业的法人合伙人。给予其税收优惠,有利于进一步促进创投机构发展,解决创业企业早期融资难。
  9、实行科技创新券制度,每年安排5000万元的科技创新券,对科技型中小企业购买创新服务、购置研发设备、开展技术合作等给予支持。
  解读:2004年以来,以荷兰为代表的欧洲国家相继出台了创新券政策。国内广东、江苏等地区已实施创新券,国家也在关注创新券政策的实施情况。科技创新券制度是以中小企业创新需求为基础的一项政府创新投入政策,由企业自主选择创新投入方向,改变了以往企业要获得项目支持必须跟着申报指南走的状况。
  10、设立创业风险援助资金,对在孵化器注册、创业活动持续1年以上、创业失败的在孵企业,其核心团队成员缴纳社会保险满1年、未实现就业的,对其缴纳的社会保险费用给予50%补贴,并按武汉市规定的同期失业保险金标准,给予最长不超过6个月的失业保险金。
  解读:目前,较低的创业失败容忍度和社会保障机制的不足,对创业行为形成制约。深圳为鼓励创业企业缴纳社保,对自主创业人员按规定缴纳社会保险费的,按照企业部分给予最多三年的补贴。光谷设立创业风险援助资金,旨在引导创业者缴纳社保,加大失业保障,以缓解创业失败过渡期间的暂时性困难。
  政策追问
  光谷鼓励老师到校外公司兼职
  高校能否包容“星期日工程师”
  此次出台的光谷“创业十条”中,有一条新政引发了热议——鼓励高校科研人员及青年教师,在校外创业或到光谷科技企业兼职,所得收入归个人所有。
  这是光谷在2012年出台“黄金十条”,鼓励高校教师离岗创业、学生休学创业以来,又一次挑战科研体制。
  和“黄金十条”的突破性尺度一样,教师兼职取得的业绩,同样可作为职称推荐、岗位聘用、绩效考核的重要依据。贡献突出的教师,还将被授予“光谷创业学者”称号。
  不少高校担忧,如果教师都跑到校外去创业、兼职,教学质量如何保证?但某校一名软件工程教授也直言不讳地表示:“高校教师或科研人员搞副业,已是公开的秘密,新政只是捅破了这层窗户纸。”
  东湖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夏亚民介绍,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苏南地区的乡镇企业从起步走向蓬勃发展,农民们初尝办企业的甜头,发展工业的积极性空前高涨,但这些企业一缺技术,二缺设备,三缺市场门路,关键还缺少懂技术、会用设备的技术人员。上海一批技术人员,纷纷到周边乡镇兼职,催生了“星期日工程师”。“这种技术输出一开始也是偷偷摸摸的,但最终创造了巨大经济价值,逐步走向台前。”夏亚民说,在美国、德国等欧美国家,“星期日工程师”十分常见,斯坦福、麻省理工都有政策助推,事实证明,结合学科特色进行兼职,更利于将教学和科研推向市场前沿。下一步,光谷将与各大高校进行探讨,希望从制度上,对“星期日工程师”给予更多包容。
  创业留声
  2012年以后,中国每年新增创业企业数,开始超过美国。从这些创业者身上,我们能看到一个显著的趋势:创业者越来越年轻,大部分都是大学生或职场新鲜人;再一个就是互联网或基于互联网的创业正在成为主流。
  美国很多大公司,都是从初创企业发端。硅谷许多年轻人在创业成功后,甚至会把公司卖掉,再寻找新的创意重新创业。这种内生式的动力和对创业的渴望,正是光谷的年轻人所需要的。
    ——赵荣凯 光谷创新发展研究院院长
    目前在武汉,天使投资和政府主导基金,大概只扶持了创业项目的5%,这意味着还有95%的创业者没有得到扶持。作为一个天使投资人,我在想是否能有一个共性政策,让更多创业的年轻人获得帮助。《创业十条》或许是个有效尝试。
  大学生创业绝大部分是失败的。雷军大三第一次创业也失败了。但是,没有那一次的失败,就不会有今天的雷军。创新的意识需要被保护,创新的东西不应被无视。
  ——李儒雄 光谷创业咖啡总经理、天使投资人
  现在,所有的城市都在提创业,支持和帮助创业的组织也越来越多,但创业的生态圈却各有不同。在萧山,老板有土豪圈,海归有海归圈,大学生有创业圈,这三个圈子互不来往,各玩各的。但在北京,很多企业家都是创业投资者,海归和土鳖一起创业,水乳交融,所以创新创业的氛围特别浓厚。一个北京的大学生,只要他想创业,就一定有人给他投钱,亏了就亏了,从头再来。
  这种风气是从2012年开始变的,许多名牌大学的学生和海归,比如陈欧,直接就从互联网逆袭了。为什么大学生对互联网创业乐此不疲?因为他能借助这个风口,改变甚至颠覆一个传统行业。“黄金十条”跟光谷青桐汇,在全国都很有名。很少有一个城市,能在一年之内打造出大学生创业平台,而武汉干成了。
   ——牛文文《创业家》杂志总编辑兼社长

 

 

地址:武汉东湖国家高新技术开发区光谷大道58号光谷总部国际工业园

总机:86-27-87207888(50线) 分机:86-27-87207888 转 8188/8288

营销中心:86-27-83566512 83566502 83566517 13907157835

网站导航 | 免责声明 | 中国•光谷 武汉中光谷激光设备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06022084号-1